主页 > 有钱途平特论坛 > 格林斯潘的过去和美联储的未来
格林斯潘的过去和美联储的未来

  2006年1月,执掌美联储长达18年之久的主席艾伦·格林斯潘即将退休。与美联储主席人选本身相比,人们更关注的是格氏身退之后美国货币政策乃至美国经济的走势。在格林斯潘时代,美国经济保持了长达十多年的新经济增长,利率工具在他的手中就像是一枚“魔棒”,引导着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走势。IT产业曾经造就了无数新经济神线年的金融生涯中也写下了不少传奇。

  格林斯潘经历了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等五届政府,他给美联储和美国货币政策带来的变化经历了时间的考验。美联储也被打上了格林斯潘的烙印。人们相信,未来几年内,美联储都将延续格林斯潘的政策。

  第一,美联储利率政策增加了信息透明度。过去,美联储对国家基准利率的调整不够透明,这使得金融市场主体无法形成对利率走势的理性预期,这也限制了联邦利率对经济运行的调控作用。现在美联储会对联邦基金利率的变化迅速发出公告,并对货币政策做出详细阐述,这使得美联储的基准利率真正成为了货币政策的有效工具。

  第二,强化了美联储对自由市场的支持。格林斯潘改变了凯恩斯主义货币政策理论的基本假设。在格林斯潘看来,自由市场是正确贯彻货币政策最理想的地方。

  第三,成功运用利率政策工具,转变了宏观经济的传统模式。作为中间目标的货币政策,联邦基准利率在美国实施效果明显。它改变了经济高增长与高通胀相伴随的宏观经济的传统模式,使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出现了高增长、低通胀的现象。

  第四,联邦基准利率成为全球金融市场中的核心变量。而在此之前,伦敦同业拆借市场利率对国际金融市场有着更为重要的影响力。

  在格林斯潘年代,美联储最为核心的变化在于联邦基准利率工具的效应发生了很大变化。这种变化在现实生活中的有两个典型的表现:其一是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东南亚国家的利率水平没有针对美国的利率水平进行适时的调整,导致了国际游资通过外汇市场的套利活动,最终引发金融危机。另一个例子是1998年,美国长期资本投资公司错误地判断了美联储基准利率的走势,而导致投资决策失误。由此,美联储基准利率变动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执政17年间,格林斯潘改变了美国货币政策的工具,使联邦基金利率成为了连接市场和政策的指示器,创造了一个世纪传奇。笔者认为,这种变化也是有一定前提条件的。

  首先,从经济学的理论发展来看,在格林斯潘任美联储主席之前,宏观经济理论文献中已对调整货币供给量的作用有了一致的认识,即在有效的市场前提下,货币当局对货币数量的控制越来越困难,因此,改变货币政策的中间目标实际上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经济学界的共识。而将这种共识转变为90年代美联储的实践,关键并不在于美联储主席人选的变动,而是美国金融领域在90年代已经完成了金融自由化的调整。

  其次,美联储货币政策之所以能够成为全球金融市场的指挥棒,除了美元的特殊地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作为全球经济中心国家的美国正经历着IT产业的技术革命,这场技术革命所推动的美国经济增长将全球资源大量积聚美国,使美国的金融市场在过去十来年中的国际化程度大大提高。

  第三,经济全球化在战后的发展,进一步加强了美国的中心国家地位,使美元以及美元利率成为联系各国金融市场的载体和工具,这也是格林斯潘效应国际化的重要原因。

  对于格林斯潘即将退休一事,华尔街人士似乎是既惋惜又留恋,因此,他们对美联储主席的候选人也处于一种矛盾的心态。

  笔者认为,从延续美联储有效的货币政策角度考虑,未来的继任者必须认识到,今天的美国经济、世界经济形势已经和格林斯潘的年代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尽管美国金融制度的调整是世界上最成功的案例,但是,市场的作用在不同的经济周期会有不同的表现。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新经济”时代的结束和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减缓,使得美国经济高速增长后的结构性问题浮现出来:巨大的贸易赤字和财政赤字的增加,会影响现有市场体系的调节功能。美联储主席必须根据美国内外部平衡的需要来重新调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从这个意义上看,具有深厚经济学背景的马丁·费尔德斯坦可能是较好的人选。

  不过,从布什政府一贯的特点看,一个具有美国新保守主义政策背景的“推销员”也许比经济学的背景更为重要。这一点从美国政府推荐的世界银行行长的候选人身上已体现得十分充分。依此思路,未来美联储主席人选可能出自于通晓华尔街业务和白宫政治的候选人中。

  但是,不管谁将最终胜出,笔者相信,简单继承利率工具“魔棒”的模式只可能是那些保守的美国人的心理期盼,而不可能成为未来美国经济的现实模式。